首页 资讯正文

央视曝光网红减肥产品含禁yao“*” -深夜,记者在郊外接头“验货” | 暗访减肥yao黑市-“神yao”市场:万起9毛、狗粮袋子包装

admin 资讯 2023-06-27 13:59:52 335 0
底部悬浮广告示例
软文发布投稿联系微信:aaw4008

文章是调查记者写得,本人转载一为普法,二给打减肥yao的各位打假人指个大概的方向,比如文章中写得微商、电商、某手直播间、闲鱼、QQ群、百度贴吧等,另外本人也曾在小红书发现吃减肥yao进了医院的*姐,联系后得到了卖家的微信(发现案源),帮*姐复仇(索赔)成功。各位如果还有其他好的找违禁减肥yao的方法,可以留言。

“姐妹们,管住嘴,夏天的较量要开始了”,这是小编最近常在社交平台刷到的文案。

减肥,一直都是令人头大的问题,但也是大家生活中无法回避的话题。为了追求形体美,很多人着实花了不少心思。之前小编就曾报道过用极端方式“催吐管”减肥的方法。在生活中,特别是对于肥胖人群来说,如果有哪款产品宣称“不运动不节食就可以一天瘦一斤”的,一般都会要去试试的,但小编想提醒大家的是,一定要先了解产品的安全性。

2021年3月17日,央视曝光了两款网红减肥产品,但是其产品效果却来自禁yao且减肥产品副作用大。截止发稿前,此微博话题已达到2.5亿次阅读,并引发2.5万网友剧烈讨论。

事件起因是在闲鱼APP上,有店家推荐叫“诺卡”的减肥产品,并声称自己也在用,没有副作用。但是消费者刘女士却说,她前后购买了两千多块钱的“诺卡”减肥产品,并按照商家的指导服用,虽然吃了没几天体重确实减轻了,但身体却出现了恶心、失眠等情况,而网红减肥产品“强金”也被消费者反映了类似的问题。消费者童先生的妻子因产后肥胖,试过很多种减肥方法效果都不理想,而看到“强金”减肥yao的减肥效果让童先生很惊喜。卖家与童先生说能保证效果,且吃一粒就能见效。按照卖家的提示,童先生给妻子服用了“强金”减肥产品,可之后妻子却出现了厌食、失眠、便秘等不适症状。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两名消费者将减肥产品送到专门的检测机构,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检测结果显示,刘女士购买的减肥产品“诺卡”每千克含有*31185.8毫克,童先生购买的减肥产品“强金”中,*的含量高达17.8%。

*是一种新型的减肥yao。通过增强饱食感,降低食欲,同时还可通过机体产热促进脂肪组织的消耗,从而降低体重。

但是,2010年10月30日,国家食品yao品*督管理局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制剂和原料yao,撤销其批准证明文件,并责成已上市销售的yao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

服用含有*的yao物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以下危害:

(1)作用于中枢,可以导致精神兴奋、急躁、失眠等问题;

(2)引起便秘、口干等;

(3)部分人服用后有厌食症的倾向;

(4)可以引起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等。

美国雅培yao厂生产的诺美亭也属于*类yao物,在全世界超过850万使用者 *** 收到死亡病例30多例,因此遭到了部分国家的封杀,据称死亡的原因与不合理使用该yao有关,因此,*属于处方类用yao,需在医师的指导下合理用yao。

但由于*价格低廉,且确有一定的抑食减肥功效,屡被一些不法商家偷偷加入减肥产品中牟取暴利。

由于联系不到闲鱼卖家,消费者把问题反映给了闲鱼客服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并不能保证对减肥产品的质量审核。

在央视曝光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律师解释道:店家售卖含有禁yao的减肥产品,有可能涉及到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41条的生产销售假yao罪,还有可能涉嫌到我国刑法144条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除此之外,对于平台来说,应当有基本的审查义务。首先产品的来源,正规合法性,其次,产品成分是不是涉及到国家禁止使用的成分,如果没有做到基本的审核义务,针对此种事件,在民事诉讼中,平台是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

近年来,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合理,导致了不少人身体发胖。据有关统计,在成年人中,体重超重者已高达40%的比例,而在未成年群体中,也有20%孩童患有肥胖病症。2019年中国肥胖人口规模超2.5亿人,据统计,随着中国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肥胖也越来越年轻化,中国人未来会更加肥胖。到2025年,年龄在5岁到17.9岁的人群当中,中国超重者数量会达 4850万,超过西班牙的人口总数,位居世界之一。

在医学上,肥胖已经被视为慢性疾病,它与艾滋病、吸毒、酗酒成为最严重的四大健康问题。肥胖带来的各种病症已经引起了当今人们的高度重视,不少肥胖病患者开始进出各种健身房、瑜伽班等减肥瘦身机构。

当前由处方减肥yao、减肥茶等产品组成的减肥市场,年销售额正以每年23%的速度激增,如此巨大的市场不仅吸引了2000多家中国的中小医yao、食品等企业在生产经营减肥产品,甚至境外厂家也手持大刀在分割这块蛋糕。

目前中国市场减肥产品主要分为口服类、器械类、外用类等三大类。其中口服类又细分为yao类用品、保健品、茶剂类。

市面上减肥yao林林总总、种类繁多,但是在国际上受到认可,通过临床验证的减肥yao只有一种,就是奥利司他。奥利司他相对安全,又是相对广泛的减肥yao。主要可以减少脂肪在肠道内的吸收,从而达到减少脂肪的摄入,减轻体重。但是是yao三分毒,长期服用奥利司他也是有副作用,主要表现在消化道以及肝肾代谢方面。特别是肝肾有疾病的患者,禁止使用奥利司他。

减肥方法有多种,其中控制饮食是最核心的方式。减肥的过程中要严格控制饮食,每天要少吃多餐,多吃水果以补充每天所需的维生素,还要控制每天的饮水量,最重要的还要适量运动巩固减肥成果。减肥是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希望所有想要减肥的朋友们能够科学减肥,并且坚持下去。

2021-03-18

文/日化砖家

深夜,记者在郊外接头“验货” | 暗访致命减肥yao黑市

夜里8点多,河南新郑市一个荒芜的村道上。一名40来岁身型壮硕的平头矮个男子神色紧张,环顾四周没看到人影后,从坑洼不平的土路边草丛中拎出一个蛇皮袋。打开后,袋中套着的透明塑料袋里包着一堆白色粉末。

“这是给你准备的10公斤货。”平头男用手机手电筒照着粉末,催促记者验货。

河南郑州的*原料卖家唐顺给记者的样品,送检后显示*含量为8.12x10 μg/g。

曾经的减肥yao“神yao”*因会产生不可逆伤害,严重者会导致死亡,2010年,我国已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制剂及原料yao。然而由于其成本低廉、减肥效果被传“有效”,*依旧“黑市”暗涌,被不法分子添加在一些减肥产品中。

今年5月上旬开始,澎湃新闻记者历时一个月时间,先后在河南郑州市、新郑市、山东菏泽市曹县、河南周口市太康县等地暗访发现,在*“黑市”中,卖家通常按照国产、进口两类,分别以6000元/公斤和8000元/公斤左右价格,将原料批量卖给一些制售减肥产品的加工商。购得*后,加工商则制售各类声称具有突出减肥效果的胶囊、糖果、咖啡、奶昔等产品,卖给下游代理商分销。

6月中旬,澎湃新闻向权威检测机构送检了暗访中从贩卖者处获得的四个样品,均检出了高纯度*成分;另外从三个网络上售卖的减肥成品中也检出了*成分。

“最近查得严,做事小心点”

“直接可以吃,让你试嘛。”唐顺见记者迟迟不验货,以为质疑质量不行,言语间流露着焦急,示意记者打开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疑似*粉末,蘸一点尝尝。

5月17日晚7点,在郑州市管城区一家商城路旁,唐顺和另外两个同伙将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旁,见四下无人,便带着记者上车验货。

唐顺用“供应优质原料”的昵称活跃在多个QQ群,在超2000名成员的“医yao原料yao(西地那非)”QQ群中,他不时发布“现货供应、进口货源,减肥原料X布曲明”字样的消息,称“可面交、可试样”,但必须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QQ平台存在疑似销售*原料的社群。

和记者的*现场,唐顺称他的*是印度走私货,每天只需摄入20毫克就能保证效果。他解释称,起初告诉记者货来自非洲是为了测试懂不懂货。他自称也有纯度不行的国产货,每天需要摄入35毫克,价格也便宜。

唐顺称,他所卖的原料都销售给制作减肥糖果、咖啡、胶囊、冲剂等成品的加工商,不会给倒卖*的“二道贩子”供货,让记者放心购买。

“我们一个大老板因为郭某某案子被抓了。”唐顺和记者接头时显得极为谨慎,除了套问记者身份,还让两名同伙时刻盯着周边的行车和行人。他称,郭某某案让这个圈子草木皆兵,他们最近在想办法把手头的700多公斤*卖出去。

唐顺口中的“郭某某案”指的是2021年4月上海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抓获了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的嫌疑人曾某某、周某某、郭某某等75人,其中包括“网红”郭某某。经查,该团伙制作的减肥产品里就添加了违禁物质“*”。

“700多公斤,这么多?”记者表示惊讶。

“这还多吗?”唐顺称,出完存货他们就暂停半年到一年,等风头过去再说。

与唐顺接头完一个多小时后,在新郑市与郑州市交界处的新郑市富源路“华邦仓库”附近,记者被王军山和他的另一名同伙带着摸黑走到大路一旁的村道上。夜幕完全笼罩着周遭,走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通过远处公路上不时闪过的汽车灯光可以看到王军山紧张的神色。他边走边询问记者一些行话,担心被“钓鱼”。

在距离公路100多米远的土路旁,王军山从草丛拿出一个蛇皮袋,解开封口,露出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透明塑料袋。他打开手机手电筒照着这摊粉末,称是给记者备的10公斤*,催促快点验货。与此同时,他的一个同伙在一旁不说话,盯着来路上的动向。“最近查得严,做事小心点。”王军山说。

记者俯身搓了搓白色粉末,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遂起身告诉王军山,以担心掺假为由提出需要再验一次货。王军山随即用巴掌大的小透明袋给记者装了些白色粉末,放在烟盒里。

他称,这是印度来的高纯度货,每天只需在成品中加入40毫克左右就可以保证效果。他称,“有卖家声称每天摄入30毫克左右,这种原料很少。”

因是初次交易,王军山并未带记者去仓库看“大货”。对方称在存放*的仓库录了几段视频。视频中,一个用塑料薄膜裹着的蓝色化工桶,拆开后满是白色粉状物质,宣称是高纯度*,售价最少6500元/公斤。

原料卖家通常用火烤锡纸上原料的方式验证货的纯度和有无掺假。

为验证纯度,王军山从桶里舀出一点粉末,放在卷折的锡纸上,用打火机在锡纸底下来回烘烤。随着温度升高,白色粉末渐渐缩成一团液态,一缕缕烟雾升起,最后全部消失。他解释,他的*副作用不大,新手吃了只会头不舒服,“老yao罐(长期服用减肥产品的人)”会口干。

王军山称,如果诚心要货,须先付七八成货款,交易当天就可以备货发物流。“给其他客户也是长期发物流,没有风险。”

“利润和风险不成正比,这生意没法干”

距郑州市区100多公里外的河南周口市太康县,5月18日中午12时许,百米大道与106国道涡河桥交界处,操着一口广东口音普通话的马阳戴上墨镜,拎着一个手提袋,袋中套着用白色塑料袋包好的白色粉末,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径直带着记者来到涡河桥底下一处空旷区。

“初次合作大家都怕,多了也不会给你,只备了5公斤的货。”马阳称可以先验货,下次交易须先见到现金。“如果不是赌钱输的多,你这种小客户我们都不想做。”

河南周口太康县*原料卖家马阳的仓库中同样堆满了高纯度*。

马阳也称,他卖的*来自印度,走海路偷偷过关再销往全国,现在印度疫情严重,手里的货都是囤货,售价8500元/公斤。因为进口货纯度高,做的减肥产品每个人每天只需摄入30至50毫克,一公斤*更高可制成2.2万个胶囊。而湖北那边生产的国产货副作用大,价格也只有5000元/公斤。

马阳称,他从2015年开始做倒卖原料的生意,团队已经有好几个分公司,做得久了客户也多,三个大客户一个月就要用掉6桶150公斤的货。

马阳让记者将烟盒上的锡纸撕下一部分,用打火机在烘烤验货。他称,掺入其他东西或纯度不够,火烤时粉末会变成米黄色或黑色,肉眼可辨。

马阳用昵称为“小茜”的微信号和记者联系,但不让在微信上发有关“*”字样的消息,有事直接打语音电话。临走时,他让记者下载一个加密聊天软件并给了ID,让以后在该软件上谈事情。

在临近河南的山东菏泽市曹县,也存在这类非法贩卖*的现象。

5月18日下午,王垚鑫让同伙从仓库拿出一小袋白色粉末,宣称是高纯度*。他带着澎湃新闻记者在曹县县城多个地方转悠,直到晚上7点多,趁着夜色,才到曹县郊区一处小树林里验货。他同样熟稔“烘烤验货”的手法。

王军山存货的仓库中,一个用塑料薄膜裹着的蓝色化工桶,拆开后满是白色粉状物质,称为高纯度*。

王垚鑫称他的货来自印度,现在销售的都是囤货。如今市场上有很多掺了东西的假货,也有人将国产货扮作进口货销售。“卖原料的,要想赚大钱,就要在好货里面掺东西,一般人看不出来。”

他宣称自己的*基本没副作用,不管每天吃几粒胶囊,只需保证20至25毫克的总摄入量即可。“装的太多,你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事。”

“我以前只要客户电话一到,肯定带到仓库验货。”王垚鑫称,前一阵做原料和成品的同行因为涉及郭美美案子被抓后,他现在就用一个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老年机和记者及同伙、客户联系。

王垚鑫称,他们的规矩是先要看到现金,货一旦拿出仓库就没办法再拿回去。因*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他们将存放原料的仓库设在曹县人少的村里,现在仓库还有100多公斤的货。除了曹县,他在其他地方还有仓库,要个四五百公斤也很快能凑齐。

“利润和风险不成正比,这生意没法干。”王垚鑫称,从2019年开始,他跟着在工厂打工时认识的一个师傅入门倒卖原料,合作的之一单两个人转手就赚了20万元。目前有十几个固定客户,均是做减肥糖果、胶囊、压片生意的加工商。

因为懂如何制作减肥胶囊、糖果、咖啡,他现在也给人提供技术服务,他称曾有一个大客户多次让他过去教授。如果记者买了原料,他也会教买机器加工。

“就算300元一盒,25粒你算算一粒多少钱?”王垚鑫嚼着槟榔称,减肥产品加工商按照1元左右的价格出货,每粒/颗至少赚七八毛钱,经过微商代理倒卖,到服用者手里卖10元一粒很常见,利润大头都让终端销售的人赚走了。

王垚鑫称,现在他走“一明一暗”两条路。他给记者展示了他注册的一家名为“信仁医yao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称明面上他在网上销售食品添加剂,背地卖*原料,他同时抱怨卖食品添加剂来钱太慢。

记者将从四位原料卖家处获取的四份样品送检后发现,均为高纯度*。

送检样品中检出高纯度*

为确定前述原料卖家所售白色粉末是否为“*”,记者将从卖家处现场采集的疑似*原料样本送到北京清析技术研究院检验检测,结果证明王军山、唐顺、马阳、王垚鑫四名卖家提供的白色粉末中*均为“阳性检出”。北京清析技术研究院提供的检验检测报告显示,四份样品中*的检出含量分别为7.53x10 μg/g、8.12x10 μg/g、6.65x10 μg/g、9.74x10 μg/g,均为高纯度原料。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黑市”里的卖家充分利用了网络社交平台的便利性和隐匿性,通过建立社群和发布网帖的形式寻觅合作伙伴。

6月3日,记者以“*、减肥原料、XB”等关键词在腾讯QQ检索发现,该平台存在大量销售*原料的社群,粗略统计数量达50余个,群成员从几十人到上千人不等。其中一个成员数最多的QQ群达2000余人,而这一数字在记者加群后的十余天里增加了数百人。

在名为“医yao原料yao(西地那非)”的QQ群,部分群成员直接将昵称改为含“*”字样,每隔十几分钟便会有成员发布出售*原料的信息,称有意向的可添加好友私聊。记者随机发布了一条“谁有西部原料,求~”的信息,一个小时内便有五六位卖家留言有货,尝试添加好友。记者以先看样品为由向这些QQ群里的卖家索要原料,无一例外,多位卖家均寄来了疑似*原料的白色粉末。

在百度贴吧,同样存在着这类灰色交易。记者调查发现,在贴吧里,搭建有“盐酸西布曲名吧”“盐酸西布吧”等专门的社区,不时有原料卖家发布出货的网帖。此外,在“yao物减肥吧”“减肥吧”“瘦身吧”“减肥瘦身方法吧”“大学生减肥吧”等二十余个与减肥、瘦身相关的社区,也不断有宣称销售*原料的卖家发布网帖,寻觅客户。

记者注意到,这些卖家的用户昵称多含有“*”字样,或取谐音或拼音首字母字样,暗含可销售原料。部分卖家在发布图文网帖的同时,会配发疑似*原料的视频。记者向其中多位原料卖家私信后,均收到了可大量出售*的回复,称质量保证,可以先寄样品。

在百度贴吧,同样存在着这类灰色交易。

*在减肥方面究竟有何“魔力”?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向记者介绍,*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抑制5-羟色胺、去甲*、多巴胺再摄取,藉此减轻饥饿感,达到抑制食欲的效果。与此同时,它还能促进脂肪组织对葡萄糖的利用和产热作用,增加能量消耗。两者结合,显著降低体重。

她介绍,*最早用于治疗抑郁症,但在临床实践中发现其减重作用远优于抗抑郁,就被嗅到商机的雅培作为减肥yao研发,原本是为了治疗“病理性肥胖症”,率先在墨西哥上市。美国FDA于1997年批准*用于肥胖症治疗,我国在2000年批准上市。当时市面上主打*的各种减肥产品比比皆是,一度有明星为产品代言。

一位减肥胶囊加工商制作出来的胶囊里含有高含量*,称副作用为失眠、胸闷、心率不齐、头晕等。

我国2000年批准上市*后,2004年至2010年,国家yao品不良反应*测中心共收到*相关不良反应报告298例,主要不良反应表现为心悸、便秘、口干、头晕、失眠等。

随后,原国家食yao*局组织相关专家对*在中国使用的安全性进行评估,最终医学界得出一个共识——*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效益”,不良反应颇多。

2010年2月26日,原国家食yao*局对*进行安全信息及风险提示,并于同年10月30日发布通知,要求停止生产销售*制剂及原料yao,已上市销售的yao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随后,*被列入《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质名单(之一批)》中,认定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来源:澎湃新闻

暗访减肥“神yao”市场:万起9毛、狗粮袋子包装

暴利驱使之下,减肥“神yao”*被禁十年之后,仍不绝于市场。

澎湃新闻近日调查发现,大量禁yao*通过“黑市”流入市场,被一些不法商贩制作成胶囊、糖果、咖啡、奶昔等减肥成品通过网络兜售,多位不法商贩宣称,每天加工量可达上万粒(颗、袋)。

“两颗糖果瘦3斤、三颗瘦6斤、十颗瘦18斤多。”经过层层分销、加价,下游的分销商则通过微信朋友圈和电商平台打出“诱人”广告、寻觅客户。其中一位商贩张生向记者称,10粒糖果卖800多元,是进价的80倍。

微商、电商和直播卖货已成为这些违规减肥产品主要的销售终端。去年以来,浙江台州、安徽铜陵以及上海等地已陆续查获了多个“网红”直播带货销售含有*成分减肥产品的系列案件。

警方搜捕其中一个减肥产品加工点的画面。

拿*造出胶囊、糖果、咖啡

“万起9毛,千起1.2元。”杜凡凡向记者开出了批发减肥胶囊和糖果的价格。

加工商杜凡凡生产的减肥糖果。

杜凡凡专门制售添加有*成分的减肥糖果和胶囊。在他昵称为“广亮生物科技”的微信朋友圈,时常会发布一些成堆糖果或胶囊图片,称是“出货中”。

5月24日,杜凡凡告诉记者,客户可以选择胶囊外壳颜色和糖果形状,他可以保证每粒胶囊或糖果中的*含量达到五六十毫克,1万粒也就是放600克。“用机器搅拌后灌装或压片,保证每一粒(颗)的*含量几乎没有误差。”

杜凡凡称,几台机器一天做两三万粒(颗)不成问题,当天下单次日就可以发货。“用狗粮袋子给你发过去(货),包装提供不了。”产品外包装需要购买者另行找人定制。

加工商向记者介绍,他们一般会租用或在自家偏僻无人的民居仓库用全自动电脑控制包装机、压片机、分装连体机、封口机、压片模具生产减肥产品。

为让记者下单,他寄来十粒红色胶囊和十粒粉红色五角花型糖果让验货,记者查询快递单号发现,该快递从河南新郑市龙湖镇龙湖尚郡营业点寄出。

但当记者询问除了*外还有那些辅料,对方拒绝告知,称闻起来有香味,吃起来微苦,添加的*纯度高,副作用较轻,服用者会出现失眠、饱腹感强、口渴的症状,有高血压、心脏病的消费者及孕妇、孩子不能吃。

实际上,*因会产生不可逆伤害,严重者会导致死亡,2010年,我国已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制剂及原料yao。

程九玲寄给记者十颗粉红色五角花型减肥糖果,为躲避检查,特意装在洗面奶包装盒中。

“千起1.5元,万起1.2元。”另一名制售减肥产品的商贩程九玲报价相对较高。程九玲同样寄给记者十颗粉红色五角花型减肥糖果散货,外包装需另外找人定制。“包装后卖多少价格,看你本事。”有的能把20粒减肥糖果卖了八九百元,成本也就30元。

王辉从河南商丘市睢县寄给记者一盒包装好的“强效版燃脂咖啡”和“草莓奶昔”,记者送检燃脂咖啡后发现,*为“阳性检出”。

王辉专门生产各类添加有*的减肥咖啡、奶昔、巧克力等产品,“1元1袋”。他从河南商丘市睢县寄给记者一盒包装好的“强效版燃脂咖啡”和“草莓奶昔”,让试用后再决定是否购买。为验证实力,他同时按照记者要求录制了一段自己开动机器加工咖啡的视频,称可以做好货后付款,保证效果。

减肥产品加工商给记者展示生产的成堆减肥咖啡。

记者注意到,“草莓奶昔”外包装配料表上写有麦芽糊精蔬果植物酵素粉(柳橙水果粉)、茶多酚、决明子、维生素C等成分,由山东东营市一家企业生产。“燃脂咖啡”外包装配料表上则写有咖啡粉、综合果蔬酵素粉、牛乳蛋白等成分,由广东阳春市一家企业生产。

此外,两款产品外包装上印有太平洋保险(CPIC)的LOGO,称产品由CPIC承保,并附上产品条形码,但记者扫描后显示无相关商品信息。

“都是假的,糊弄人。”王辉坦诚,外包装上的所有信息都是他在网上找人订制编造,包括配料表。他给记者推荐了多名订制外包装的商贩,其中一名微信昵称为“为梦奋斗”的商贩称只要给他外包装文字信息和想要的样式,他订制生产后将包装盒发给记者,装货就行。

为验证王辉所说真实性,记者将其提供的“燃脂咖啡”送到北京清析技术研究院送检,*检验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检出”,检出含量为3.01x10μg/g。

相比于减肥咖啡、奶昔、巧克力等产品,减肥胶囊因制作工艺相对简单,不法商贩更愿意选择去生产胶囊。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294个涉*刑事案件发现,160个案件被告人生产胶囊类产品,占比54.4%;23个案件被告人生产咖啡类产品,占比7.8%;14个案件被告人生产糖果类产品,占比4.7%;4个案件被告人生产片剂类产品,占比1.3%。

此外,27个案件被告人生产纤体/燃脂/瘦身/排油丸、奶片、祛湿片、固体饮料、去抗片、蛋白素、溶脂片、益生菌、抗体弹等产品,占比9.1%;30个案件中,被告人至少生产前述减肥产品中的两类,占比10.2%;另有31个案件法院未指明具体生产的减肥产品,占比10.5%。

记者将获取的三份不同减肥产品送检后发现,均含有*。

不法商贩利用网络兜售,多款产品中检出*

不法商贩加工好减肥产品后,下一步就是寻找安全的销售渠道来躲避警方查处。前文裁判文书网公布的294个刑事案件中,通过微信及微信朋友圈采购销售的案件214起,占比72.7%。

记者以减肥咖啡、糖果、咖啡、奶昔等关键词在QQ、微博、百度贴吧等平台检索发现,有一些自称为厂家一手货源、加工批发各类减肥产品的用户活跃在这些平台。

如在百度贴吧“瘦身减肥吧”“减肥yao代理吧”“减肥达人吧”“减肥批发吧”等社区,记者以“想做代理,需要进货”为由,发布网帖后,很快便有数十人自称加工商的网友留言、私信,价格均开在“千起或万起1元/颗(袋、粒)”左右,可先寄样品验货。

在这些平台上,大部分卖家均宣称减肥产品效果明显,不含违禁成分,但有数位卖家向记者承认含有*,保证有效。而卖家们所开出的价格显示,一个月量的减肥产品售价从百元出头到几百元不等。

其中一位加工商张生从广东中山市坦洲镇寄来了10粒心型蓝色减肥糖果。张生称,胶囊或糖果中*的含量都是每颗45毫克,每天服用一颗就行。

“包装好的产品卖到多少全凭实力。”张生告诉记者,此前一个微商客户10粒糖果卖到了800多元,30粒卖了2400多元,相比进价翻了80倍。但他同时坦言,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一个月25粒的量卖三四百元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价格。

而为了让有刺鼻气味的*便于服用,多位加工商坦承,他们还会在产品中添加果粉、葡萄糖、香精、奶精、利尿剂等辅料,“添加利尿剂是因为吃了西布后口渴,经常喝水为方便排尿。”

张春芝给记者销售的减肥咖啡写着产品只做“微商”,她称所有信息均系编造。

微商张春芝宣称自己直接从厂家拿货,代理销售。记者花费500元向其购买了一袋名为“Angel(天使)”的减肥咖啡和一盒名为“燃脂汁”的减肥胶囊。减肥咖啡外包装通体黑色,正面印有“Angel Coffee”字样,下方标注袋内有25袋,每袋10克,为一个月量。背面备注,咖啡生产国为西班牙,实际生产地址为“广州市白云区”。

另一盒名为“加强版中医独家燃脂产品”的“燃脂汁”产品宣称成分包括藤黄果、胡桃、赤灵芝、西柚子、决明子、荷叶、桑叶等,称经过“原材料配比吸取植物精华加工提取”而成。

张春芝承认,包装是找人定制的,内容是自己编写的,产品的主要成分仍然是*,但肯定不能写上去。

“两颗糖果瘦3斤、三颗瘦6斤、十颗瘦18斤多。”一名销售减肥产品的卖家夏周睿在微博上宣称,所售的减肥糖果来自马来西亚,直接对接厂家,自己设计了外包装。普通版三类价格分别为168元、268元、498元,强效版三类价格分别为210元、328元、680元。。该用户以“瘦了39斤的夏女士”为昵称,目前拥有超1万微博粉丝。

5月28日上午,记者支付268元从夏周睿处购买了半个月的普通版产品,收到了从湖南常德市汉寿县寄来的一盒产品。该产品背部写满英文,正面印有”CANDY BEAN”名称,盒子中装有半个月量的15袋减肥糖果,每袋含2颗0.5克的糖果。

同样,为验证这些减肥产品卖家所售产品的确添加了*,记者将从张春芝、夏周睿处获得的“燃脂汁”减肥胶囊、“CANDY BEAN”减肥糖果送到北京清析技术研究院检验检测,结果证明均为*“阳性检出”,检出含量分别为1.69x10μg/g、3.85x10μg/g。

躲在废弃“养猪场”生产,网红直播间也有减肥陷阱

电商和网络直播销售减肥产品也是不法分子牟利的渠道。

记者梳理发现,前述294个案件中,通过淘宝店铺铺销售的案例49起,占比16.6%;淘宝与微信两种渠道结合销售的案例30起,占比10.2%;通过拼多多、百度贴吧、QQ、快手、火山等平台销售的案例11起,占比3.7%;通过闲鱼、微信两种渠道结合的案例9起,占比3.0%。

记者在更高法主办的裁判文书网梳理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所有294个涉及*的刑事案件后发现,160个案件被告人生产胶囊类产品,占比54.4%

一份由深圳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书载明,2020年5月份开始,被告人熊健勇、龙念为谋取非法利益,在阿里巴巴上寻找减肥yao货源后,通过闲鱼网店铺和淘宝网店铺对外销售减肥yao。

另一被告人杨晓婵向熊健勇、龙念的淘宝店铺等网络卖家购买减肥yao后,在微信朋友圈和闲鱼APP以处方减肥yao名义对外销售。经鉴定,上述减肥yao中检出*成分。

就此,阿里巴巴方面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疑似非法添加*的商品,发现一例处理一例,绝不姑息。在处理线上违禁商品的同时,阿里巴巴主动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举报*涉假商品,协助执法机关围剿线下制售假窝点。过去三年来,阿里安全打假特战队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举报涉假信息数百条,协助破获各类涉假案件近百起。

除了微商和电商平台,依托快速兴起的短视频平台,部分“网红”也在利用直播间“带货”。

2020年6月,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市场*管局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其在快手平台直播购买的减肥产品无厂名厂址。经送检,相关产品检出*成分。

经查,2020年6月至2020年11月期间,王某等人采购*等原料,制作“酵素”“绿so糖果”“综合果蔬酵素压片糖果” 等减肥产品,设立网红工作室,编剧、拍摄短视频,并在全国各地通过快手等平台网红直播带货销售,涉案金额达1亿,销售网络涉及河南、浙江等22个省份。

今年1月,安徽铜陵市一名消费者在某直播平台购买了一款试用装压片糖果,服用后出现了一系列不适反应。“吃了‘网红’减肥糖果特别不舒服,恶心、食欲不振、头晕。”消费者投诉称。执法人员将消费者提供的3片压片糖果送至实验室进行法定检验,结果显示*含量为44.8mg/g。

铜陵市市场*管局执法人员在调查中发现,该款“减肥糖果”的两名销售者在直播平台拥有20余万名粉丝,两人同时还在微信朋友圈对该款“减肥糖果”进行广告、销售。经查,该违法犯罪活动涉及安徽、山东、广东、河南等多地。由河南郑州葛某、邹某生产压片糖果和减肥胶囊,以每粒0.8元/g的价格销售给广东湛江周某兄弟,再以1.6元/g的价格销售给山东枣庄秦某夫妇、安徽宿州岳某等“网红主播”,“网红主播”最终以269元/袋的价格销售给消费者。

记者多次与出现网络主播销售含有*成分减肥产品的短视频平台“快手”沟通此情况,但截至发稿,快手方面未对此类事件作出回应。

一位销售含有*成分减肥产品的分销商向记者坦承,很多网络主播明知销售的减肥产品有问题,为了收益依旧会在直播间带货或导流到微信、电商平台上销售。主播往往会用服用后几天半个月可减重数斤十几斤、纯绿色中yao提取等噱头抓住用户心理,高价兜售,宣称的含一堆“高性价比”配料成分,基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该分销商说,消费者也可以通过试剂快检来判断产品是否含有*,此外如服用后出现明显的饱腹感、口干、乏力、心慌、胸闷失眠等身体不适,即很可能含有*。

除此之外,这些违法减肥产品的生产环境也非常恶劣。一名加工商向记者称,由于警方打击严厉,他们会租用或在自家偏僻无人的民居仓库用生产减肥产品,至于是否无菌健康没有人在乎。

今年5月底,安徽铜陵市市场*管局查处了葛某邹某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执法人员在郑州市惠济区某村庄内发现了该“减肥糖果”的生产车间,简陋的砖瓦房内随处放置着搅拌机、制粒机、压片机、糖衣机、手工胶囊充填机等多台设备,制作台上布满油污、陈垢。

另一起由宁夏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的这起案件披露,在河南某县一废弃的养猪场内,王某买来二手搅拌机,购买咖啡纯粉、葡萄糖、奶粉、植脂末等原料,按比例混合后生产咖啡拌料,并添加禁止添加的非食用物质酚酞、*,通过搅拌机生产成减肥咖啡原料,装到动物饲料袋内,销售给他人。

来源:澎湃新闻

2021-07-15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名称:三九知识
2、本站永久网址:www.1puu.com
3、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4、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aaw4008@foxmail.com 网站右下角【投诉删除】可进入实时客服
5、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本文链接:http://www.1puu.com/post/25641.html
第N次男性抗衰套盒 宵战延时喷剂